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>统计数据>统计分析>能源
我市碳达峰目标及实施路径探研

来源:青岛市统计局  发布日期: 2022-09-25

    实现碳达峰、碳中和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。近期,国务院印发《关于支持山东深化新旧动能转换推动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的意见》,国家发展改革委、国家统计局、生态环境部公布《关于加快建立统一规范的碳排放统计核算体系实施方案》,对产业结构、能源结构、交通结构、生态环境领域转型发展等作出具体部署。本文从统计工作角度出发,探索我市实现碳排放达峰实施路径,为促进全市经济社会全面绿色转型发展提供参考。

    一、我市碳排放现状

    近年来,我市坚持把节能降耗、低碳发展作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促进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,推进能耗“双控”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“双控”转变,“高碳型”能源结构向“低碳化”转型态势明显。

    (一)产业结构优化升级,能耗“双控”成效显著。近年来,青岛聚焦新旧动能转换,把产业结构转型升级作为重塑经济增长极的重要路径,对标上海、深圳等先进城市做法,加快推进传统产业数字化、智能化改造,发力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、新能源汽车、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和工业互联网等新业态新模式,“四新”经济规模、质量效益持续提升。2021年,我市“四新”经济增加值占GDP比重32.9%,“四上”数字经济核心产业相关企业达585家;“新经济”投资同比增长7.1%,占全部投资比重50.4%。规模以上工业中,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7.1%,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规上工业比重24.5%。

    产业转型升级带来能耗“双控”成效显著。2021年,我市万元GDP能耗为0.23吨标准煤,同比下降3.2%。“十三五”时期,我市万元GDP能耗累计下降21.5%,超额完成省政府下达目标任务。2015年-2021年,我市全社会能源消费总量年均增速2.8%,同期GDP年均增速为6.5%,高出能源消费总量增速3.7个百分点,整体以较低的能源消耗增速支撑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。从能源消费品种变动情况看,能源消费结构更趋优化,煤炭消费所占比重由2015年的41.7%下降至2021年的27.5%,天然气作为清洁能源,消费占比增至8.5%,零碳电力消费占比增至4%。

    (二)全面推动低碳发展,碳排放强度降幅明显。近年来,我市深入推进生态文明建设,采取扎实举措,减少煤炭消费,全面推动绿色低碳转型发展。2015年至2021年,我市能源相关二氧化碳排放量年均增长1.9%,低于能源消耗年均增长率0.9个百分点,表明我市清洁能源比重提升较快。碳排放强度下降趋势凸显,处于全国领先水平。2021年我市人均碳排放量低于全省平均水平。

    (三)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,促进经济社会绿色转型。良好的生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。近年来,我市积极构建有利于生态环境保护的发展格局,积极构建“三线一单”管控体系,深入实施“四减四增”,通过煤炭消费压减、交通多式联运、农业减量增效等举措,纵深推进蓝天碧水净土保卫战,为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铺好绿色发展底色。2021年,我市规模以上工业单位增加值能耗为0.52吨标准煤/万元,同比下降2.6%,比2015年累计下降29.8%,煤炭消费结构占比累计下降14.2个百分点,全市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逐年消减,降碳工作全省领先,跻身全国低碳城市前列。

    (四)贯彻新发展理念,重点领域节能降碳进展顺利。二氧化碳排放的重点领域有能源、工业、交通运输、建筑,其中与能源消费相关的二氧化碳排放占比接近90%。近年来,我市积极推进能源清洁高效利用,加大重点行业落后产能淘汰力度,节能降碳取得明显效果。我市已建成新能源汽车充电站1397座,充电桩3.5万台。新能源公交车数量持续增加,保有量达到3300余部。全市累计完成既有居住建筑节能改造约3800万平方米,位居全国前列。2022年新增星级绿色建筑239万平方米,装配式建筑660余万平方米。公共建筑能效提升104万平方米,推进超低能耗建筑建设超40万平方米,累计可减排二氧化碳超100万吨。

    二、碳达峰目标和时间预测

    碳达峰是指某个地区或行业年度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历史最高值,然后经历平台期进入持续下降的过程,是二氧化碳排放量由增转降的历史拐点,标志着碳排放与经济发展实现脱钩。达峰目标包括达峰年份和峰值。

    根据测算,预计我市将于2030年左右达到碳排放峰值。在实现达峰目标后,2030年-2035年将经历5年左右的缓冲平台期,以前期经济向低碳高质量发展转型的努力为基础,这一时期内碳排放将呈现趋缓趋稳、稳中有降的态势。

    三、面临问题与挑战

    近年来,我市在产业转型升级、节能减排、煤炭压减等方面取得了积极成效,然而随着经济社会不断发展,能源、资源消耗持续增长,实现碳达峰目标面临挑战。

    (一)能源需求持续增长。碳减排既是气候问题也是发展问题,涉及能源、经济、社会、环境方方面面,需要统筹考虑能源安全、经济增长、社会民生、成本投入等诸多因素。我市经济体量大,发展速度快,用能需求高,未来预计我市GDP年均增速为6%左右,能源消费预计年均增速2%左右。既要控制碳排放,又要保持经济增长,需要统筹兼顾、稳妥推进。

    (二)高耗能行业能效水平不高。2021年,我市规模以上六大高耗能行业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同比增长3.8%,比2015年累计增长1.6%,能耗强度不降反增,能源利用效率较低。六大高耗能行业能源消费量约占规模以上工业能源消费量70%以上,但增加值占比不到20%,高耗能行业对能源的依赖短时间内难以改变,实现减排目标需要付出艰苦努力。

    (三)科技创新能力还不够强。先进深度脱碳技术和发展能力将成为一个城市核心竞争力的体现,是助力实现碳达峰目标的重要支撑手段。目前,我市还未出台相关低碳科技发展战略,在规模化储能、氢能、碳捕集利用与封存等方面的技术还需进一步研发并推广应用。对低碳零碳技术的获取主要源于一些科研院校,或者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,对引进的技术缺乏“引进-消化-吸收-创新”的能力,未能有效构建自主创新或者协同创新的技术支撑体系。

    (四)投融资机制改革还不深入。城市碳达峰目标实现过程中需要大量投资,但目前政府公共财政还没有直接与之相关的资金收入,且气候投融资体系尚不完善,存在融资渠道狭窄、融资来源不确定等问题,导致社会各界在推动碳达峰工作时信心、定力和能力不足,低碳发展任务措施落实不到位,难以为城市碳达峰目标的实现提供兼顾支撑。

    四、碳达峰实施路径探索

    碳排放达峰时间与峰值的大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碳减排路径,已有大量国内外学者、团队对碳达峰目标下的社会经济路径进行了探索和评估。根据我市经济和社会条件、能源效率、产业结构等多方面因素,以能源绿色低碳发展为关键,通过转变经济发展方式,探索实现能源强度和碳排放强度持续下降的方式,达成减排和发展的双重目标。

    (一)加快推进“能源替代”。我市90%的二氧化碳排放来自化石能源消费,解决碳排放问题关键要减少能源碳排放,治本之策是转变能源发展方式,加快推进清洁替代和电能替代。清洁替代即在能源生产环节以太阳能、风能、海洋能等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发电,加快形成清洁能源为主的能源供应体系,以清洁和绿色方式满足用能需求。电能替代即在能源消费环节以电代煤、以电代油、以电代气等,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,加快形成以电为中心的能源消费体系,让能源使用更绿色、更高效。建设能源互联网,加快推动清洁能源大规模开发和电能广泛使用,有效解决能源开发、配置和消纳问题,促进能源生产清洁主导、能源消费电能主导,能源电力发展与碳脱钩,经济社会发展与碳排放脱钩,为能源转型升级、减排增效提供有效载体。

    (二)提高能源利用效率。根据已有研究测算,目前我市各领域的能源利用效率仍有较大提升空间,特别是电力、钢铁、有色、化工、建筑等重点行业,可进一步加大能效提高技术的推广使用力度,如采用工业通用节能设备、能源梯次利用、实现循环经济等。在能源生产环节,提高清洁能源发电效率,降低火电机组煤耗;在能源消费环节,积极推广先进用能技术和智能控制技术,提升钢铁、建筑、化工等重点行业能源利用效率。鼓励企业开展绿色节能技术、工艺和产品的研发,加大余热余压、高炉煤气、转炉煤气回收利用,争取其能效水平与国内先进水平看齐。

    (三)推进产业转型升级。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是提高能效水平、实现能源转型和碳达峰目标的有效手段。加强能源转型与产业升级协同,限制高耗能、高排放、低产出企业用能,着重发展能耗低、效益好、带动强的新能源、新材料、智能制造、新能源汽车等战略性新兴产业。立足青岛实际,出台支持低碳产业发展的实施细则,进一步明确市场准入、定价机制、财税补贴等鼓励政策,通过制度规范,打造优质、高效的低碳产业发展环境。紧跟国内外科技前沿动态,制定和修订产业发展路线,有重点、按时序、分步骤扎实推进,加快风电、太阳能、氢能等新能源的研究开发,以重点突破带动整体提升,促进我市产业绿色化转型。

    (四)加大碳“移除”。以市场为导向,推进碳减排技术研发推广应用,如农林碳汇,碳捕集、利用与封存应用,生物质能碳捕集与封存等负排放技术,有效降低碳排放。一是碳捕集。通过生物捕集,常规技术捕集,新兴技术捕集,吸收或中和释放出的二氧化碳。如植树造林,开发农林碳汇吸收二氧化碳,加装二氧化碳吸附装置等。二是碳封存。以捕获碳并安全存储的方式来取代直接向大气中排放CO2的技术,如二氧化碳通过高压管道被送到地下或海底安全的永久封存。三是碳利用。通过催化工艺,将二氧化碳转化为有用的产品和资源,如用作原料,加工成食品饲料和肥料,创造经济价值。

    (五)完善能源市场体系制度建设。加强和完善能源市场体系建设为能源结构转型、实现碳达峰目标提供制度保障。一是理顺能源价格形成机制,建立能够反映市场供求和资源稀缺程度、体现生态价值和合理补偿的能源价格形成机制,实行差别化能源价格政策,对清洁、低碳、零碳能源实行优质优价,积极稳妥地推进煤、油、气、电、新能源等资源性产品的价格改革。二是完善相关金融配套政策,建立能源投融资体系,设立由金融机构、政府部门和相关企业、机构共同发起的能源发展基金和新能源技术风险投资基金,鼓励引导民间资本有序参与能源领域投资运营,建立多元化资本投资机制。三是推行合同能源管理,实施能源审计制度,健全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节能评估审查制度。通过建立健全能源市场体系制度建设,发挥竞争机制、价格机制、供求机制作用,保障能源转型顺利推进。

    (六)倡导绿色低碳生活方式。实现碳达峰目标与每个人息息相关,倡导民众做节能减排的践行者、推动者。加强节能减排宣传教育,加深个人对实现碳达峰目标的认识和理解,充分认识绿色低碳生活的重要意义,积极履行节能减排社会责任。倡导大众杜绝资源浪费与过度消费,积极加入公共出行、节约水电、减少一次性用品使用、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等绿色低碳行动,在消费领域更多选择高效节能、低碳环保的绿色产品,构建绿色低碳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。